「网上赚钱」危险的流量明星:留给鹿晗们的时间不多了

时间:2020-07-01作者:手机兼职分类:大学生兼职浏览:3评论:0
     1   流量明星迪丽热巴的这一年显然不太顺利。   在今年8月的一档综艺节目中,她透露自己已经七八个月没有拍戏了。      这似乎是去年金鹰节大满贯的后遗症。当时,名不副实的奖项直接引发了口碑危机,超过十万的网友跑去《漂亮的李慧珍》的豆瓣页面打出一星差评,迪丽热巴也被因此称为“水后”。   此后,她与工作室都转入低调模式,连今年9月7日拿下的“金凤凰奖”最佳新人奖,都没有如往常一般大肆宣扬。   迪丽热巴只是缩影。   关于流量明星的故事,正在这一年里发生着激烈改变。一个明显变化是,无论是粉丝还是资本市场,都对他们的演技有了更高诉求。对于流量明星而言,坐拥粉丝就高枕无忧的时代或许就要终结了。   光靠拿奖就能自证实力的商业路径,也不再行得通——当奖项水分过大时,他们收获的可能不再是赞誉,而是群嘲。   这曾经是一套完整的运作手段:流量明星称霸电影节,工作室通稿尬吹,粉丝控评。于是,在过去几年里,流量明星们曾经拿下过一连串令人咋舌的战绩:   李易峰在2016-2018年的短短两年间夺得百花奖和金鹰奖,一步登顶,荣称影帝和视帝;杨颖,2016年拿下百花奖影后。      当然,为打造“国际影响力”,不知名国际奖项也少不了:2016年,吴亦凡成为挂名在京东电影节名下的“金鹤奖”影帝;2017年,杨幂在休斯敦国际电影节上荣获影后。   这是商业资本造星的关键一步,却也容易成为致命一步。   这些奖项本是对演员艺术成就的肯定,当流量明星用“刷”出来的数据挤压那些认真演戏、潜心创作的演艺者,久而久之,奖项含金量贬低,专业性也会受到折损。   以金鹰奖为例,迪丽热巴获得金鹰奖双料视后这一年,也是公众对奖项的评判标准与监督机制等问题频频质疑的一年。这个曾经辉煌的奖项,如今形象已经一落千丈。   在这场流量明星与实力明星的较量中,起初前者并不占什么优势。   2010年,郑爽曾凭借《一起来看流星雨》入围第25届金鹰奖,郑爽粉丝的投票热情非常踊跃,但“最具人气”的水晶杯还是由海清收入囊中。   2014年第27届金鹰奖上,张嘉译打败乔振宇获奖,投票截止前一个小时,乔振宇还遥遥领先,最后时刻还是被反超。   直到2018年第29届金鹰奖,迪丽热巴凭借电视剧《漂亮的李慧珍》大获全胜,让公众对这个在专业与人气之间摇摆已久的奖项真正大失所望。      有人试图从迪丽热巴与金鹰奖的承办方湖南卫视之间找寻蛛丝马迹。   公开资料显示,迪丽热巴所属的经纪公司嘉行传媒,与湖南卫视处于深度捆绑状态:2016年,嘉行和湖南卫视签订了为期5年的绑定式承制合约,嘉行将每年为湖南卫视周播剧场提供一到两部电视剧,并合作完成五年四部的日播剧。   另外,《漂亮的李慧珍》由芒果影视和嘉行传媒联合出品,能在金鹰节与《鸡毛飞上天》、《情满四合院》、《白鹿原》等高分剧齐名拿下优秀电视剧奖,难免会让观众怀疑作为承办方的湖南卫视“夹带私货”。   当然,这些只是猜想。而猜想里也藏着人心所向。   2   不安的不仅仅是迪丽热巴。   与前几年被资本、媒体、粉丝捧上天的盛况不同,第一代四大顶级流量纷纷唱衰。   去年,李易峰的转型之作《动物世界》评分尚可,但其演技也只能说是不出错;杨洋主演名导张黎的作品《武动乾坤》,首播收视率仅有0.33;吴亦凡与唐嫣主演的《欧洲攻略》仅拿到1.5亿的惨淡票房;而鹿晗的《甜蜜暴击》创造了湖南卫视黄金档最低收视。   对应的,在女流量明星梯队里,占有顶级资源的“85小花梯队”的情况同样不乐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