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怎么赚零花钱」国内电子烟野蛮生长:营销的狂欢 入局为“赚快

时间:2020-07-01作者:手机兼职分类:网上兼职浏览:1评论:0
2018年底,全球电子烟老大JUUL豪气地给1500名员工发放了总计20亿美元的年终奖,让JUUL在中国的社交平台上快速走红。外界才意识到,原来电子烟如此赚钱。2019年开始,国内井喷式地涌现了一批电子烟品牌,入局者中不乏知名流量IP和顶级风投,他们试图在“野蛮生长”的国内电子烟行业,打造出一个中国版的JUUL。 一些试图“杀出一条血路”的新入局者,似乎开始复制JUUL“成功”的品牌营销策略,走向吸引年轻人的发展道路。今年8月底,小野电子烟斥资千万元邀请陈冠希代言,打出“不要那么野,小野一下就好”的潮酷广告语。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深圳华强北的多家电子烟商铺,每家商铺都陈列着一两百款电子烟,不仅款式时尚,口味也五花八门。 “这是我最担心的一个地方。”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副会长廖文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少电子烟品牌主打年轻人市场,推出潮酷的设计以及各类口味,甚至请明星代言,这样的品牌宣传方式肯定会对国内的青少年产生诱惑,使更多青少年吸电子烟,进而可能从电子烟过渡到传统香烟。 广告营销的“狂欢” 2015年,JUUL首位科学家邢晨悦发明了一种电子烟的革新配方——尼古丁盐。与传统电子烟中的游离碱尼古丁不同,JUUL率先将原料调整为以尼古丁盐为核心原料的液态尼古丁,其中添加的苯甲酸使电子烟的口感更顺滑,减少刺痛,可为用户提供与传统卷烟相似的体验。 除了革新配方之外,JUUL还将产品设计成富有科技感的U盘形状,研发了弗吉尼亚烟草、芒果等多种口味,彻底改变了传统电子烟的“生态”。在将新产品打入市场之际,JUUL推出了一张潮酷十足的海报,一个穿着白色T恤、灰色棒球服,扎着高马尾的年轻女模特,手持U盘形状的JUUL电子烟,吞吐着烟雾,朋克范十足。另外,JUUL还在音乐节等年轻人聚集的活动中免费发放电子烟,并在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进行推广营销。 科技感的设计、五花八门的口味、潮酷十足的宣传……JUUL电子烟迅速在Instagram等社交媒体走红。2016年,JUUL电子烟的销量实现了700%的惊人增长。此后,JUUL电子烟从2017年底占据美国30%的市场份额,迅速扩张至2018年10月的70%的市场份额,融资和估值也是一路飙升。 2018年年底,全球最大的烟草公司奥驰亚Altria(拥有万宝路等品牌)以128亿美元买下JUUL35%的股份,将JUUL的估值推高到380亿美金。随后,便有了“JUUL人均130万美元年终奖”的新闻。 JUUL的发家史,不仅重新定义了电子烟,还带动了新一轮的电子烟“创业”和投资热潮。从品牌到资本争相入场,试图在“野蛮生长”已久的电子烟行业,博得最大红利。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上半年国内电子烟产业投资案例超过了35个,从已披露的投资额统计可知,投资总额至少超过10亿元。 不过,一些试图在电子烟行业“杀出一条血路”的新入局者,似乎开始复制JUUL“成功”的品牌营销策略,走向了吸引年轻人的发展道路。 今年4月,罗永浩在微博披露了其与锤子前高管彭锦洲共同创立的电子烟品牌——小野电子烟。作为互联网行业的顶级流量IP,罗永浩的加入让小野一出生就成为焦点。3个月后(7月),便有媒体报道称,小野电子烟已经完成了3000万元左右的融资。 虽然国内电子烟的发展仍处于早期阶段,但RELX悦刻、MOTI魔笛、FLOW福禄等品牌,已经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积累了一批用户群体。为了迅速开拓市场,今年8月底,小野电子烟聘请陈冠希为品牌代言人,推出了一支时长为1分钟的品牌广告。视频中,陈冠希切换了多个场景和造型,说出了“不要那么野,小野一下就好”的广告语。 作为小野电子烟的联合创始人,罗永浩迅速转载了这条广告微博,并将其置顶。陈冠希的微博亦发布广告片,称将担任小野特邀创意官,小野电子烟因此成为了国内第一个邀请明星深度参与电子烟项目的品牌。 “不得不说,罗永浩是一个营销高手,带有争议话题的陈冠希,结合带有争议的电子烟,网络舆论在几天内就将‘小野’这个品牌推向了公众视野,而国内许多电子烟品牌的知名度只是在吸烟群体之中。”一位电子烟爱好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入局只为“赚快钱”? 深圳是电子烟的生产大本营,占据着全球90%的产量。2019年,电子烟再度“翻红”,是很多电子烟从业者意想不到的事情。 “实际上,早在2013年至2015年,电子烟行业就经历了繁荣时期,那个时候做电子烟的,基本都赚到了钱。”在电子烟行业从业多年,拥有一家电子烟工厂的李成(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最近一部都市剧”小欢喜”正在热播,比起“小别离”,这部剧明显地看出编剧的当下时代气息,即中年人哪还有“谈情说爱”这份“闲情”,中年家庭只有不断地应付一个一个的账单:孩子补习班的费用、在学校附近租房子的费用、给孩子补充营养的费用、给孩子放松添加点娱乐的费用、支持孩子艺术求学的费用……   若干的费用,让中年家庭的爸、妈都要面对现实好好估算,是一个人供养费力,还是两个人合作轻松?所以,这部戏里,我们看到的基本上是夫妻合力、齐力断金的家庭和谐画面。   比起几年前的“小别离”中,还有很多夫妻相处,鸡毛蒜皮的家庭琐事居然上升到关系的重新评估及家庭重组的高度上来。   现在看看,不是中年人走过了幼稚、冲动的青春,也不是不再有情感类的精神食粮需求,而是,中年实在是压力过大,赚钱已经成为刚需,来不得半点马虎及纠错类的重新再来,那就好好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日子,毕竟两个人分担费用要大于一个人自己承包压力。   那为什么中年家庭的压力这么大呢?这就需要大家了解中年家庭的财务结构。一般来说大家都认为家庭资产负债表最有价值,在表中一目了然地看到家里的固定资产、流动资产、现金……最后还在总计中看到家庭资产折算出的价值总量。   但拆解一下就发现,很多的资产是需要现金来供养的。   比如说房子如果还有贷款,那么房子的价值在资产端表现的数量是未来款项付清的价值,而每个月要还的月供却是每个月挣回来的现金,这样一折算,一大笔收入就已经锁定成不能现期的消费。另一个资产——孩子,准确地讲把孩子培养成资产,需要消耗的也是大把的现金。   但产生现金是需要资产的,在家庭的资产负债表中,能够产生现金的最有效资产是人力资本,即中年家庭中的成年人角色(或者说能够挣钱的主体)。如果说家庭中产生现金的资产只有人力资本,其他金融资本少的可怜,那么两个人赚钱总是强于一个人赚钱的。   小欢喜的剧中,大家可以看到童文洁夫妇、季胜利夫妇两个家庭都是两个成年人共同赚钱养家,合作体方式也匹配了很好的夫妻感情;宋倩有四套学区房收房租,能够撑得起一个人供养孩子的经济费用,也敢在感情上革命。   小欢喜的剧情,本是一部孩子拼搏高考,备战高考严重压力的片子,却让我们看到了中年家庭的巨大财务负担及财务压力。因此,高考压力叠加上财务压力,呈现在老百姓面前的就是一部压力山大的“人到中年”。   让人们琢磨起这部剧的名字“小欢喜”,越琢磨越有意思:   中年人消受不起大欢喜,也不敢有大欢喜。能有的一点就是小确幸,因小确幸而来的一点、一时的小欢喜。”   中年的压力,其实质是提供现金的资产太单一,即人是价值创造的唯一来源。人工作就有收入,能升职就收入高;没有工作就等于零收入,没有升职就等于没有增值。最可怕的恐怕还不是收入的高低,而是中年家庭中挣钱的人如果得病,那将是中年家庭的灾难,甚至是灭顶的灾难。   我接待了一对50岁以上的夫妻,孩子已经上大学了。还有十年的时间两个人都将面临着退出劳动领域,退休颐养天年的生活,可是他们的现状是把孩子培养成大学生后自己的积蓄已经少得可怜,他们向我咨询的是社保待遇及社保待遇的趋势。看着他们的财务理念及财务状况,我不忍心告知他们养老金的储备基本上等同于自己储蓄养老金。   我善意地给他们分析:夫人的工作是中学老师,而且是教英语的,那么这样的人力资本是越老越值钱的;先生是检察院工作,还是行政人员,退休后基本上退出劳动力市场。   所以,在这个期间还是先把两个人的大病及医疗保险买够,不要给一个现金创造走下坡路的家庭财务来源,再增加额外大额支出的意外;养老金的积累不要再用储蓄的方式了,要用寿险年金这样的方式去分散生命终点的不确定性,最好是把储蓄存款,尤其是长期存款搬家到寿险公司。   要退休的年纪了,就不要再去评价公务员的在职收入低,退休后的退休金怎么还要并轨到工人阶级的队伍;公平要体现在在职挣的工作高,退休后的退休金少也没必要去和政府说理。   我耐心地给国家干部同志解答了:我党现在的执政要在制度上体现公平,即各个层级的社会劳动者在退休后都是社会公民,都应该享受基本相同的退休待遇。而在职时期的高收入,我们国家正在用税收来调节变成收入的再分配而调节贫富差距。   小欢喜,小确幸,的确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