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机如何挣钱」家门口能挣钱

时间:2020-07-01作者:手机兼职分类:在家兼职浏览:4评论:0
导致疏菜种植不挣钱的几条根本原因!年年菜价不乐观,年年揪心菜价!对于菜农来说,辛辛苦苦种植出来的蔬菜,... 网赚兼职 2019-08-07 176 0 现在农村适合做什么生意赚钱呢?外出打工虽然也能赚不少钱,但是离乡背井,远离家乡,妻离子散,这种生活真的不好过,幸福感不高。如果能在农村做一些事情,不也挺好的吗?... 网赚兼职 2020-03-02 75 0 【导语】2020年山东选调生考试备考进行中,为了帮助大家提早备考2020山东选调生考试,山东中公教育特为大家准备了... 网赚兼职 2019-10-30 135 0 今日,内蒙古呼和浩特贸易商下村屯收购潮粮玉米价格 1360-1380 元 / 吨,水 28-29 ,容重 710-720 。据悉,当地农户余粮 7 成左右,近期下雪,路上结冰,购销受阻。 1,凡本网注明“来源... 网赚兼职 2019-12-21 74 0 22日市场传出消息称,腾讯控股(00700)提出了一项收购挪威游戏开发商FuncomNV的全现金要约,对后者的估值为13.3亿挪威... 网赚兼职 2020-01-25 119 0   2019年,电商直播带货成为行业宠儿。李佳琦和薇娅成为超级网红、顶级流量和赚钱机器,消费者、电商平台、商家以及MCN机构迎来狂欢。   喧嚣过后,电商直播带货路在何方?11月20日,京东零售集团CEO徐雷接时媒体采访时,给出了自己的思考。   有媒体提问:你怎么看现在很火的电商直播带货,以及这种方式对供应链的影响?   徐雷回答,电商直播购物现在是营销热点、行业热点、社会热点。电商直播购物背后是不确定性购买带来的供应链,供应链最可怕的就是不确定性导致的“牛鞭效应”(指信息流从客户端向供应商端传递时,无法有效实现信息共享,导致需求信息出现越来越大的波动。它加重了供应商的供应和库存风险,导致生产、供应、营销的混乱)。直播的带货能力确实非常高,但大家有没有想过退货率呢?   品牌商看直播,是把它当营销,而不是生意。直播其实更多是让以前没接触的消费者对一个商品感兴趣,然后产生后续的关注和购买,单看直播这一次的生意绝对是亏本。什么直播生意能做好?为这场直播单独去进行供应链生产,生产500万甚至1000万元的货,我认为这是生意。除此之外的直播带货就是营销。   我认为直播是一个特别好的营销工具,而且会慢慢变成一个行业的标配,但它不是生意,不要把生意建立在这之上,把生意建立在直播带货上是极度可怕的一件事情。为什么在直播带货上会出现品牌商放鸽子的事情,因为品牌商最在意和最满意的一种生意模式是,在不影响品牌定位和价格管控情况下带来的生意。   坦率来讲,“6·18”和“双11”的价格已经让有的品牌商不太舒服,但是因为量级太大,加上全行业都参与,他们也只能参与其中。因为这种脉冲式的销售会导致它的整个供应链非常难受,品牌商其实更愿意日销,但中国消费者喜欢这种促销。   大家都说中国的供应链成本太高了,要18%,这几年通过行业的努力,降到了15%左右。美国和日本的供应链效率最高,成本最低,在8%左右。但是和他们沟通后会发现,他们认为美国、日本与中国的电商没有可比性,中国电商的供应链极其复杂。当日销占比低、供应链成本高,加上全国有几百个仓的时候,备货怎么弄?背后靠的就是技术的能力。   徐雷说,有人会认为京东的技术能力不强,其实相反,很多模式京东做得非常不错,以支付环节为例,京东有很多支付工具,包括微信、银联支付、京东支付的白条支付等等,要能支持京东这么高流量的一家公司,这个技术难度其实很高。又比如在仓储环节,全国几百个仓的调拨,甚至要从品牌的厂进行调拨,都是通过技术实现的。   徐雷对京东技术和供应链的自信,来源于京东在供应链上创新上的不断突破。在业界欢呼电商直播带货的时候,京东深耕基础能力,在C2M反向定制、全渠道履约等方向上,与众多合作伙伴进行供应链协同创新,打造成本、效率和用户体验的最优解。而合作伙伴看中的,就是京东以技术为依托的强大的供应链能力。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邢婷   31岁的贾庆臣在微信朋友圈更新的最后一条动态,是一段11秒的自拍视频:简陋的板房里,挂在墙壁的电视屏幕上,全村不同路段的25个监控画面正实时工作,带着口罩的贾庆臣不无自豪地说:“先锋村的‘硬核’防疫,厉害了我的村!”   这是作为乡村防疫志愿者难得的轻松一刻,接下来,一个15小时的夜班在等着贾庆臣。仅仅相隔一夜,2月8日早晨8点20分,即将下夜班的贾庆臣因突发心梗永远倒下了。   那是他在乡村防疫战场上坚守的第9天。   在这场波及全国的疫情阻击战中,农村被推到了基层防控最前沿。贾庆臣的家乡山东省泰安市角峪镇先锋村便是其中之一。   “人手实在不够啊!”接到防控任务时,先锋村村支部书记兼主任李继明犯了难:全村共780人,但村里常住的年轻人却不到40人,村“两委”干部也只有4人,两个自然村需要分设两个劝返点,每个劝返点需要人轮流值班坚守,招募志愿者迫在眉睫。   李继明在有全村300多人的微信群里吆喝了一声,话音未落,春节返乡的贾庆臣第一个站了出来:“需要支援时给我打电话!在家随时待命!”   事实上,贾庆臣完全有推辞的理由。从初中毕业起,贾庆臣已经在外辗转打工多年,很少回村。父亲患有股骨头坏死,母亲也有病在身,身为家中独子,他需要常常陪护在他们身边。   “他第一个主动请缨,我一点不意外。”在熟悉贾庆臣的先锋村村医石仲兰印象中,他一直是个热心肠的年轻人。除了偶尔抱怨工作辛苦、晒晒家人的照片外,转发失踪孩子信息和水滴筹求助信息,成了他微信朋友圈里最多的内容。熟悉的村民罹患绝症,他同样是那个捐款最踊跃的人。   家人也早已习惯他的这种“傻劲”:背着全家人去献血;“双十一”生意最好的时候把手头的货单让给别人,去医院陪侍同事的母亲;骑着妻子的电动车冒雨参与“卡友地带”组织的车辆救援……   这一次,贾庆臣同样没有缺席。“我们家常年不在村里,这个时候更应该站出来,为全村父老乡亲的安全做点什么。”贾庆臣没有丝毫犹豫。   按照要求,先锋村的两个劝返点需要村干部、党员、志愿者轮流值班。面对人员少的情形,贾庆臣又提出可以连续值班。从1月31日开始,他每天12时~17时在万马岭劝返点值完班后,17时到第二天8时又在先锋村劝返点值夜班。   给进出车辆人员消毒,做好村民的宣传思想工作——每一项工作内容他都完成得一丝不苟。有村民不理解劝返规定,不配合值班人员工作,每一次贾庆臣都是耐心沟通,直至村民完全明白不得随意进出的意义。   李继明回忆,在贾庆臣坚守的9天里,他一共值了7个整班,4个半班,其间只休息了一天。“我不止一次问过他,要是觉得累就回家歇歇,他每次都回答自己年轻,扛得住。”   回到家中,儿子的疲惫被母亲郑淑香看在眼里,疼在心上。“问他,他总说自己身体好得很。”平日里,贾庆臣开着厢货天南海北地跑,车上拉过蔬菜、机器、各种家电,每次装车卸货完全由他一人搞定。   “油已加满!随时待命!加油武汉!”在微信朋友圈里,他这样为武汉鼓劲。疫情发生以来,他的微信头像右下角特地加上了一面鲜艳的国旗。这个年轻人的爱国情怀让李继明回想起来一次次泪目。   “其实,孩子只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2月20日上午接受记者采访时,郑淑香哽咽着说。   而在不少先锋村村民眼中,这个年轻人当得起“英雄”二字。邻村村民为他而作的山东快书这样唱道:“……逆行者,冲锋在前,事事认真,胸怀大爱作奉献……”   在肆虐的病毒面前,村医石仲兰深知这样的坚守意味着什么:“我们赤手空拳,面对的是看不见的敌人,唯有坚守岗位才可能不让病毒进攻先锋村半步,不让全村父老乡亲受到伤害,所以,这是一个有大爱的年轻人。”   郑淑香还记得儿子讲了许多次关于未来的设想:努力赚钱养家,给父亲治好病,买套四室的房子让全家不再租房住,其中一个房间留给计划中的第二个孩子……   这一切戛然而止,定格在贾庆臣的31岁,那是一名乡村防疫志愿者生命的最后。   不逛街、不买包,你省钱了吗   为抗击疫情,大家2月份多数时间都宅在家里。这不,3月份刚到,有些小伙伴们就开始迫不及待地晒出了宅生活账单。不少人发现,这宅在家里也不一定省钱呀。宅在家中,你究竟花了多少钱?扬子晚报记者展开账单调查。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姜婧仪 刘丽媛   支出“断崖式”下跌 2月只花了1月的零头   采访对象:朱小姐   职业:金融行业   2月账单:食品、水果、口罩等,共1600元   同比1月:下降约84%   “2月份花了1月份的零头,只花了1000多。”家住南京浦口区的朱小姐打开手机微信和支付宝看了看,告诉记者,2月账单出现了难得的“低流出”。   因为是南京本地人,所以只需要负担上下班交通费,不需要付房租。“一月份的消费主要是为过年买的包、衣服、化妆品,然后和朋友们出去吃吃饭。”刚工作没多久的朱小姐告诉记者自己主要用支付宝和微信消费,两个账单加起来是10000多。   而二月份的支出则出现了“断崖式”下跌,这与“足不出户”有着莫大的关系。“吃住都在家里,吃饭买菜都是爸妈花钱,又不能出去社交,所以没有要花钱的地方。”整个2月份,朱小姐一共花费1600多,主要是去超市囤“粮食”、买水果、口罩和充话费。由于平时喜欢去实体店买衣服,所以面对强大的“线上购物群”,朱小姐表示:“等疫情结束了,想去新街口买买买,把2月份节省的钱花出去。”   3月2日是朱小姐回单位上班的第一天,由于到单位要地铁中转两次,为了减少交叉感染,不会开车的她决定打车前往公司,“家里商量好,爸爸如果有空就去接我,没空我就打车。”从家到单位,单程打车50元左右,朱小姐表示,“这个钱省不了,安全最重要。”   闲下来发现 家里每个角落都需要买买买   采访对象:咪咪   职业:自由职业   2月账单:共计25000元   其中:房贷 7000元   两次超市采购 3000元   空气消毒机、除螨仪等 2000元   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物资 1500元   游戏卡、积木等娱乐消费 3500元   其他消费 8000元   同比1月:上浮25%   咪咪是舞台剧铁粉,演出票根多到数不过来,甚至到了需要“用秤称”的地步。仅今年1月份,她就看了17场演出。然而,因为疫情宅家不能看剧后,她发现花费反而更多了。   咪咪告诉记者,去年12月份,是各大剧院、剧团冲业绩的关键时刻,她购买各类演出票就花了8800多元。今年1月,她看了17场演出,因为赠票等省了5000多元,自己看剧支出了3694元。整个2月,咪咪和爱人除了采购外几乎没出门,演出票和在外面吃饭的钱完全省下了,但是简单理理账单,她发现支出反而增加了,“防疫物资买了一些,整天在家就会觉得,这里好像少点东西,那里可以添置个啥。”   咪咪日常就喜欢囤一些消毒液和口罩,这次疫情期间,她又补了一批消毒液,购入了200只口罩。出于防疫消毒的需要,也是因为闲在家里网购,她还买了紫外线空气消毒机、紫外线除螨仪、蒸汽清洁机等。   宅家一个月,除了网购、做饭,咪咪的时间主要给了游戏与手工:六盘任天堂的游戏卡带、一盒乐高老友记主题的积木、零散的手工品……咪咪说,平时跑遍苏浙沪追剧花了她大量的时间,这个春节,因为疫情原因,她和爱人留在南京没有回老家,两个人主要靠游戏、手工打发时间。咪咪还发现,游戏卡带的价格都涨了不少,一定是有很多人和她一样宅家玩游戏。   个人支出少了2000元 还亲手给妈妈做了生日蛋糕   采访对象:张小姐   职业:地产业   2月账单:总计2800元   其中:食品类物资 2000元   口罩、酒精、体温计等防疫物资 800元   同比1月:下降40%   作为武汉市民,从“封城”以来,张小姐就没有出门。由于没有必须物资之外的其他开支,张小姐2月份的个人支出比平常少了2000元左右,还“钻研”出了不少美食。   “前几天老妈生日,我虽然整不出一桌菜,但是亲手做了一个蛋糕。”从蛋糕坯、奶油裱花到水果装饰,张小姐完成了一整个蛋糕的制作。因为不方便采购,张小姐用牛奶加吉利丁片代替了淡奶油,效果不太完美,但是亲手写下的“生日快乐”四个字就是最好的心意。   张小姐尝试的另一道高难度美食是烧烤,五花肉、巴沙、鱼土豆、藕混搭,成品效果相当诱人。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