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赚兼职」游戏板块早盘再度强势 机构资金蜂拥进场 基金或成最大赢家!

时间:2020-07-01作者:手机兼职分类:手机兼职浏览:3评论:0
【游戏板块早盘再度强势 机构资金蜂拥进场 基金或成最大赢家!】11月20日,电子竞技、手游概念、网络游戏板块延续活跃,从今年第三季末的基金持仓分析看,传媒持仓市值前十大集中度提升,板块向优质龙头集中的趋势加深,基金前10大持仓品种一半都是游戏股或主要业绩增量来自游戏业务。机构表示5G云游戏概念有望于明年阶段性落地,有望推动游戏行业估值上修。    11月20日,电子竞技、手游概念、网络游戏板块延续活跃,恺英网络、盛天网络、完美世界等多股再度涨停,游族网络、掌趣科技等持续大涨。   游戏股今年一直笼罩在“核心资产”的阴影下,从今年第三季末的基金持仓分析看,传媒持仓市值前十大集中度提升,板块向优质龙头集中的趋势加深,三七互娱、完美世界和光线传媒19Q3持仓市值环比有所提升。前10大持仓品种一半都是游戏股或主要业绩增量来自游戏业务。而这样的布局正为基金年终以及下阶段的业绩排名埋下了伏笔。   机构表示,云游戏有望成为5G应用率先爆发的领域,在增量用户和ARPU值提升的推动下,头部重度游戏研发商、新增的游戏云平台和云服务商环节,将分享云游戏产业爆发机遇。   机构资金抢筹游戏股 “低配概念”成基金年终排名利器?   分析人士认为,游戏股的涨停潮可能预示机构资金在年底操作的一个重大变化,在政策和行业利好加持下,公募开始寻找调仓的方向。显然,公募基金注重考核排名、追求相对收益,对于市场的变化更为敏感,要争夺下一阶段的排名,这就使得在每年的年底,经常出现冷门板块在机构持仓中的提升。   这些冷门板块往往是机构低配的领域,但因为博弈、基金排名等因素,这就成了基金年底调仓换股的对象,相反的是,热门板块在累积较大的超额收益后,即便基本面持续优秀,但若没有进一步的超预期因素加持,即便热门领域年底继续成为机构重仓领域,但也不可避免的遭受减持。   国盛证券的研究报告显示,截止2019年第三季度末,公募基金的第一大热门板块——食品饮料持仓比例出现了下降,虽然食品饮料板块在基金持仓中的占比仍居各行业之首。但由于A股市场的市场风险偏好开始逐步上升,基金经理对食品饮料的整体持仓比例出现了降,持仓比例16.29%环比下降1.29pct,超配幅度由2019Q2的11.35%下降至2019Q3的9.75%。   热门板块第三季度小幅减持出来的资金流向哪里了?当然不会是去追高,在基金追求相对收益排名的背景下,相对冷门的品种成为基金“闲钱”净流入的对象。   游戏龙头悄无声息涨了三个月   游戏股成为机构资金非常关注的一个冷门板块,从今年第三季度初开始,券商研究所就开始向公募基金力推游戏,作为公募基金下一阶段配置的新方向。   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六月底,以游戏股为主导的传媒行业配置比例占全行业的1.41%,配置比例较年底继续下降,创下最近几年的历史新低,整个板块成交活跃度也持续下降。这就吸引了机构的注意。   因此,中信证券的一份基金持仓报告就指出,2019Q3传媒股基金持仓市值占比虽然仍处于基金低配状态,但第三季度末的基金持仓比例为1.93%,也就是说公募基金对传媒板块的持仓比例上升了0.52个点。   鉴于A股的传媒板块包括五六个细分行业,含游戏、影视、传统出版、广告公关等,公募基金在第三季末对传媒行业所增持的0.52个点,具体又是什么呢?   答案就是游戏。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秦朔   来源: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从未见日本最著名的投资家——孙正义,有过怯懦的时候。   2019年11月6日,软银集团股东大会,需要总裁对4-9月的年度中间决算作出说明。舞台中央是一块写着大大的“赤字”、红色箭头直线下滑的背板。孙正义穿着一套深色西服,裤子有些过长,弯了几道弯把黑色皮鞋的大部分都罩住了。   “捉襟见肘。”孙正义的开场白先用了这个词,脸上是少见的极为尴尬的微笑。   1981年,24岁的孙正义站在一个装啤酒的塑料框上,对着两名招募来的公司职员发表公司成立的演说时,声音极为响亮,让人觉得这个世界就是为他准备的。   尽管第二天,两名员工中的一人就不辞而别了,但孙正义的脸上从未有过尴尬的微笑。   他相信自己一定成功。   现在,孙正义在联合办公空间WeWork投资上的失败,让这位在日本有“投资之神”称呼的大佬,名声受到了相当的损毁。   他必须拿出新的宏伟构想,向世人证明自己依旧顽强,能再度成功。   很快,11月14日传出孙正义麾下的日本雅虎将与韩系企业“连我”(Line)合并,构筑GAFA(谷歌、苹果、脸书、亚马逊)及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之外,来自日本的IT平台。   可以想象得出,彼时彼刻,他脸上的微笑依旧充满了尴尬。   日本勉强出个“雅虎连我平台”,估计日本政府在经济政策上的限制、民间(企业)的各种阻挠依旧会不少。从生态上看,这个平台也是孤掌难鸣。这点在日本没有比孙正义看得更清楚的人。   | 11月6日,孙正义在东京的股东大会上对9月中间预算作出说明   在WeWork上折戟沉舟   坊间传说孙正义投资神机妙算,但实际上他最成功的两个投资,一个是雅虎,再一个无非就是阿里巴巴。   美国资本市场吞下了他数百亿的投资,未让他赚什么钱,如今看起来亏得更多一些。他也只能退守日本,在这里潜伏爪牙,伺机再起。   孙正义站在啤酒箱上慷慨激昂发表演说的故事,投资阿里巴巴2000万美元,换回1400亿美元的美丽传说,这里就不重复了。   有了雅虎及阿里巴巴的成功,让孙正义开始觊觎美国市场。毕竟他是在美国获得第一桶金,对美国有着特殊的感情,但美国并未回报这位热爱美国的投资家。   2013年,孙正义花1.8万亿日元(约200亿美元),并购了美国手机企业斯普林特公司(Sprint Corporation),其后美国政治家、企业没有少给他穿小鞋,让斯普林特连年赤字,最后他不得不放弃了对该企业的经营权。   2016年,孙正义十分看好优步(Uber),投出巨资,但优步上市后估值倒挂,同样让他损失不小。   至于他对WeWork的投资,更是让人质疑其投资能力和眼光。   如果只看WeWork在联合办公空间上的投资理念的话,大部分人会对该公司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依曼持肯定的评价:主营业务是租赁写字楼进行重新装修,再将其分开转租给其他公司或个人。这样做能够将企业本身背负的包袱做得很轻,而获益则会很大。   但诺依曼的野心则不在这点,他一心想把公司做成“世界上第一个实体社交网络,改变世界”的企业,这个很虚,但很给人以想象的空间。   美国媒体曝光了诺依曼在飞机上吸食大麻,这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但孙正义却不能因此而停止对WeWork的供血。诺依曼在公司任人唯亲,个人与公司之间存在可疑的关联交易,这个问题就更大了,对此孙正义不会不注意。   更大的危机在于,GAFA、BAT之外是否还有IT平台上的新机会?WeWork是否具有创新的性质?   其实,在互联网行业发展过程中,GAFA、BAT基本上依赖线上渠道建立自身的商业模式,继续创新就需要将线上与线下结合,而WeWork更多的是靠线下的运营来维持,成本并不会因规模扩大而显著减少,线下的部分和IT平台之前的企业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世界上第一个实体社交网络”听起来很有创意,但实际上是走过去的老路,旧酒囊需要不断装进新酒。   于是人们看到诺依曼拼命花钱。   国内有篇文章这样说:   “在2017年至2018年间,WeWork大力拓展海外市场,总计进入了12个新国家。从2017年开始,WeWork还相继开展了Service Store、Rise by me、WeGrow、Powered by We等8项新业务——几乎每三个月就推出一项。与此同时,员工总数也在飞速增长,2016年WeWork仅有1000名员工,但到2019年6月份,其雇员总数已经超过1万两千名。”(2019年11月3日,界面新闻)   吸食大麻能给人带来非常多的幻觉。诺依曼在谈及公司新业务WeWork Family时说,“世界上有1.5亿孤儿,我们想解决这个问题,并给他们一个新的家。”而且,WeWork还准备去解决难民危机等问题。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