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赚钱的十种方法」拆掉古典音乐厅做电音:最赚钱的是夜店 音乐节普遍亏损

时间:2020-07-01作者:手机兼职分类:大学生兼职浏览:2评论:0
  腾讯、网易两大数字音乐平台版权酣战之际,中国的数字音乐产业悄然完成了整合。资本重新打量起冷落了好久的中国音乐产业,在民谣、说唱焕发新生后,电音成为押注的新赛道,腾讯、网易、华人文化等巨头出手“触电”。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日前走访电音制作人、夜店老板、电音公司、投资人、音乐节操盘手等业内人士,感受到一个明确的信号:虽然《即刻电音》温吞,电音节方兴未艾,但电音厂牌与制作人还在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新娱乐的潮起   成都演艺集团董事长业丹干了一出赌上毕生职业荣誉的冒险之举——把演出古典音乐的音乐厅“敲了”,改造成电音主题剧场。   “敲了古典音乐厅去玩电音,你业丹不是要成历史的罪人哦?”这样的质疑声也随之产生。   二十年来,业丹一直是文艺演出江湖里的“带头大哥”。成都的演出市场,无论是高雅艺术还是流行音乐,他都是绕不开的“码头”。据了解,业丹操盘过的演出场次共近5000场,既有宋祖英与多明戈同台的演唱会,也有俄罗斯国家芭蕾舞剧院、维也纳皇家管弦乐团等演出,还承办过周杰伦、张学友、五月天、刘德华等歌手的演唱会。   所以,当业丹提出古典音乐厅变身计划时,其已做好了“负荆请罪”的准备。“他们都说我胆大包天,主管单位领导跟我拍桌子,生了我3个月的气。”   之所以会起心动念,据业丹介绍,是因为其去了两次成都比较火的夜店Space,让其感受到“电音是潮流,年轻人喜爱的谓之潮流,而潮流就意味着蓝海,财富的蓝海。”   不只是业丹,如今已有很多人感受到了电音潮水涌动的方向。   赫本电音馆舞台总监Michael做DJ的经历可追溯到迪斯科流行的时代,做了25年,属于中国第二代DJ。在Michael北漂逐梦时,DJ还属于不入流的行业。“很多人不知道这个是做什么的,家里也反对。”   2018年,Michael的“三观”开始颠覆,电子游戏、迪厅,这些以前逃学孩子混迹的地方,现在电竞成为职业竞赛,夜店这一“迪厅2.0”随着电音元素的注入,成为新消费的符号。   一路读着重点高中、重点大学的理工男钟子齐,是个不折不扣的好学生。在电音圈里,他以AntiGeneral这个名字闻名。自学成才的他提出想以电音为职业时,其父母已能很理性地思考:“这个职业比较小众,即便在音乐行业也很小众,要长久以此为职业会比较辛苦,做父母的都不希望孩子过得太辛苦。”   不过,钟子齐爸爸也说了一段这样的话:“人这一辈子,大多数人都是碌碌无为在混,孩子能有自己的梦想,殊为不易,能为自己的梦想去努力,那就更不错了。所以,我们还是鼓励他去追逐梦想,跟着自己的心走,哪怕失败,也不至于饿饭。”   ●模糊的市场   4月13月,已有二十多年历史的电音节鼻祖、英国电影节头牌Creamfild再次登陆中国。即便上一年的尝试被业界褒贬不一、难言大获全胜,中国巨大的市场还是吸引电音巨头怀着极大热情继续投入。   2018年,Ultra、EDC、DWP等国际知名电音节陆续登陆中国城市。   艾媒咨询的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电音节数量为32场,2017年则增至约86场;到2018年,据不完全统计,国内电音节数量超100场。   国际品牌的实践结果却并非像预想的那样一上场就占领高地,不少遭遇水土不服。   一位操盘过本土电音节的音乐人表示:“除了深圳丛林音乐节、三亚的ISY音乐节,其他做大型电音节的都比较困难。”   “有一个音乐节,请到全球百大DJ的第二名,但下面观众只有四百人,第五名来时,观众又走掉一半。”上述音乐人回忆道,当时,他们的总投资1000多万,艺人阵容也足够,但票房不理想,三天时间,1万观众,票房300多万元,最终还是靠卡座销售、赞助等回笼的资金。   一家电音公司的负责人算了这样一笔账,音乐节最大的成本是请大牌艺人,按照2000万元的成本测算,就要有2万人购票,才能覆盖艺人成本。业内普遍认为,电音制作公司、音乐节现在都比较难,最赚钱的还是夜店。   “酒吧、夜店、派对场给外界的感觉是很赚钱,确实很赚钱,因为酒水都是暴利,比餐饮还赚钱。”Michael表示,“在北京、上海的人气电音夜店,日均营业额可达到百万元。”   在成都,已经做出品牌的夜店playhouse,仅场馆收入半年就上亿元。电音夜店的暴利驱使越来越多人入局抢食这块诱人的蛋糕。新的电音派对场所纷纷落成,还有些传统酒吧、慢摇吧重新装修,改造成电音夜店,而竞争者一多,残酷性立马显现。   黑车司机造假币赚钱获刑   提醒:当心在灯光昏暗的环境中被调包   晚上打车收到黑车司机找回的零钱,或者司机说“没零钱,换个支付方式”把钱退回来时,您能立即分辨出真假,确保到手的钱没问题吗?近日,北青报记者从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了解到,2019年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破获一起较为罕见的制造假币案,该案系黑车司机郭某、周某等4人结伙制售假币案件,其通过使用计算机、打印机等常规设备非法印制人民币,总面额高达67万余元。日前,郭某、周某、黄某因犯伪造假币罪,张某因犯伪造货币罪、出售假币罪,分别获刑。   欠下赌债 假的哥想造假币   2018年2月,北京朝阳警方接到事主报案称,自己乘坐“出租车”缴费时被司机掉包偷换了100元假币。警方立案后将该车司机黄某抓获归案,且办案人员发现黄某驾驶的车辆还是一辆套牌的出租车。随后警方发现,黄某与正在被调查的郭某、周某制售假币案存在牵连,后在郭某家中将团伙其余几人抓获,并当场起获大量制假工具及假币65万余元。   据检察官助理黎涛介绍,郭某、周某、黄某等3名团伙成员都以开“出租车”拉活为生,张某曾做过出租车司机。其中,郭某和周某是发小,而另外两人则是通过租用出租车与郭某相识的。因为拉活过程中常会接触到假币,所以在郭某、周某纷纷欠下赌债后,他们很快想到了靠制造假币赚钱还债。加上团伙成员张某有销售假币的渠道,三人决定说干就干。   起初,周某借了6万元高利贷当作启动资金,约定贷款债务由3人平摊,他们在购买齐打印机、笔记本电脑、A4纸等作案工具后,开始在郭某家中尝试制作第一批假币。   郭某称,听说20元的假币容易出手,在张某的帮助下,摸索出了印制人民币版样的具体方法。但第一批假币并没有成功,被负责收假币的夏某直接打了回来,“对方根本不收,说不能用”。而后张某又从夏某手中拿了仿真度更高的假币样品,继续比照着做。   郭某称,回到家中,张某和周某开始研究,但怎么研究颜色都不对,经过反复尝试,效果比以前好多了,随即开始批量生产,而此前失败的假币全部都烧了。   这一次夏某觉得没问题,但又说要等自己手中的假币消耗得差不多了再来收。其间,3人又几次另寻销路,但都未成功,随后张某自行退出,不再参与印制。   假币太假 去深圳“升级”设备   一边是生产出的假币没销路,一边却依旧要偿还高利贷的利息。此时,郭某认为只有卖出制作的假币,才有可能翻身,于是郭某又采购新的设备、材料,联系周某重新制作版样,继续印制人民币。除了20元面额的,他们还做50元面额的假币。   临近过年,郭某又与张某取得联系,张某终于为郭某找到了销路,郭某以2000元的价格卖给吴某总面额2万元的假币,还将50元面额的假币以每张4元的价格出售给夏某,共获利几千元。   后来,郭某获知有人想要100元面额的,于是郭某和周某商量,尝试制作百元面额的假币,并请来比较“懂行”的黄某指导,但此时原有打印设备已经不能满足要求了,但换了几次机器,效果都不好。为了解决设备问题,周某和郭某借了5万元,特意买机票飞去深圳买机器,之后造出的百元面值的假币算是可以拿出手了,但还没等出手,几人的制假窝点就被查获了。   法庭宣判 各人领刑交罚金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7年下半年,郭某伙同周某、张某经预谋,以对外销售为目的,在家中购置电脑、打印机等作案工具,制作人民币假币。郭某伙同周某印制2005年版20元、50元面额人民币,总面额共37万余元,伙同周某、黄某印制2015年版100元面额人民币,总面额共30万余元。其间,经张某介绍,郭某向吴某(另案处理)出售总面额2万元的20元、50元面额假币。   最终,法院以犯伪造货币罪,判处郭某有期徒刑1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罚金14万;判处周某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罚金13万;判处黄某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罚金12万。法院以犯伪造货币罪,判处张某有期徒刑3年,罚金3万;以犯出售假币罪,判处张某有期徒刑2年,罚金2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4年6个月,罚金5万元。   检察官助理黎涛提醒公众,假币活动主要出现在人员流动性大、现金使用率高的经济领域,如黑车司机在夜晚灯光昏暗的环境中偷偷将假币找给或掉包给顾客。在生活中使用现金时一定要谨慎小心辨别,如收到假币,要及时交给银行并报警。   文/本报记者 王浩雄   今日小米发布2019年三季度财报,第三季度总收入达到人民币537亿元,同比增长5.5%,经调整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20.3%达35亿元,现金总储备已经达到566亿元。小米集团今日股价报8.73港元,上涨1.28%,总市值2099亿港元。   根据Canalys公布的最新数据,2019年Q3中国市场全行业整体出货量为9780万台,同比下滑3%,5G市场进入存量时代。小米CFO周受资在财报会议上表示,在5G换机带来新市场需求之前,手机市场竞争态势十分严峻,但是小米过去数年一直布局5G领域,以抓住5G所带来的智能手机换机周期,三季度财报总体概括为稳健经营。   今年10月28日,小米被纳入港股通标的,此外,时报君查询数据发现,小米员工在10月末陆续出现行权卖股,而持股成本维持在0.3-3港元之间,以当前股价计算,其盈利最高可达近30倍。   小米三季报出炉,账上现金储备566亿元▲▲▲   根据小米三季度财报显示,第三季度公司总收入537亿元,同比微增5.5%,经调整的净利润为35亿元,同比增长20.3%。   具体来看,其中智能手机收入为323亿元,占总营收比例60.1%;IoT与生活消费产品为156亿元,占比29.1%,同比增长44.4%;互联网服务收入53.09亿元,占比9.9%,同比增长12.3%;其他收入4.77亿元,占比0.9%。   值得一提的是,小米第三季度智能手机收入同比下降7.8%,对此周受资在财报会议上表示,整个中国手机市场在过去两年持续下滑,对手机厂商确实有造成压力,因为消费者都在等待5G时代的来临,小米也是采取稳健的经营策略,注重现金流和库存水平健康的同时,强化5G投入储备。目前小米账上现金总储备566亿元,是非常健康的。   在5G手机领域,财报显示,今年9月份,小米发布了在中国市场的第一款5G手机小米9 pro5G,今年2月在欧洲发布小米MIX3 5G。周受资表示,2020年将从中国开始推出至少10款5G智能手机,只要5G时代一开启,整个智能手机市场会越来越好。   IoT与生活消费产品方面,2019年第三季度智能电视的全球出货量达310万台,同比增长59.8%。奥维云网统计显示,小米电视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大陆电视出货量占据第一位,市占率16.9%。作为小米AIOT策略的重要元素,周受资表示,未来小米将会继续在大家电研发上加大投入,推动智能家居的互联互通。继空调、洗衣机之后,米家冰箱也开始面向市场,2019年11月推出新穿戴式产品小米手表。   根据财报显示,2019第三季度,小米研发投入20.33亿元,同比增加32.5%。以此计算,其研发收入比为3.79%。   在用户方面,2019年第三季度,小米MIUI月活跃用户数同比增长29.9%至2.9亿。2019年9月,中国大陆地区的MIUI月活跃用户数与去年同期持平在1.13亿,智能电视及小米盒子的月活跃用户数于2019年9月达到了2390万,同比增长50.1%。   纳入港股通标的,港股通累计持有1.74亿股▲▲▲   根据之前沪深港三地交易所达成的共识,沪深交易所已经修改相关规则,已于10月28日正式将合资格的同股不同权公司纳入港股通交易,随后,小米和美团均被纳入港股通标的。   然而两家公司股价走势却出现明显分化。自10月28日被纳入起截至今日收盘,小米股价累计跌幅3.64%,总市值为2099亿港元,美团价格却在此期间创下105.5港元的新高,累计涨幅15.07%;美团点评总市值6048亿港元,近乎于3个小米。   Wind数据显示,小米在纳入港股通标的后,内地资金通过港股通渠道持续买入港股,截至今日,港股通持股数量1.74亿股,持有市值15亿港元,占总股本0.72%。   香港某中资券商向时报君表示,内资相比之下更喜欢美团,一方面是内资喜欢追涨杀跌,美团在加入港股通之前股价已经很亮眼,反观小米股价还创新低;另一方面,过去一年内资首选标的并非看估值,而是看营收增长率,例如美团,安踏、海底捞等,而小米的增长率不及美团,背后故事逻辑相较美团也不够动听。   小米员工行权卖股 收益高达近30倍▲▲▲   值得一提的是,时报君查询港交所披露易数据发现,小米员工在10月末出现大规模行权卖股的行为,而这些员工持有原始股的的成本在0.3港元-3港元。   尤其是10月28日,小米被纳入港股通标的当天,有员工通过0.3189港元的成本价行权345.7万股,付出成本110万,然后将345.7万股通过二级市场以9.06港元价格卖出,收益为3132万港元,收益高达近30倍。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