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兼职论坛」能人返乡助推乡村振兴

时间:2020-07-01作者:手机兼职分类:大学生兼职浏览:3评论:0
  穿过唐家山隧道,北川坝底乡马坪村隐匿在山腰之中。清凉的溪流、枝头野生的猕猴桃和八月瓜、摆放在小瀑布前的竹梯……近日,记者跟随坝底乡返乡创业者侯旺成,一起探访了尚在开发之中的山岔沟风景区。   “景区从今年夏天就开始接待游客了,日接待能力达200人左右。国庆后,第二批建设开工,栈道、景观平台、树屋、溯溪包括民宿都在规划当中,力争明年能够接待上千人。”侯旺成向记者介绍。   作为马坪村土生土长的村民,80后的侯旺成是山岔沟风景区的投资打造者。早在2003年,他便萌生了将自己家乡打造成景区的想法。   随着马坪村的水、电、道路等配套设施得到极大改善。眼看时机成熟,带着多年在外打拼的经验和积累的资金,2016年,侯旺成回到家乡,圆自己儿时的梦想。   让侯旺成感到欣慰的是,打造山岔沟风景区的想法不仅得到了北川政府部门的认可,还享受到一系列支持政策。派专家为景区规划设计、提供先进基础设施配套费……一系列措施让景区后期深度开发有了保障。同时,为了让返乡创业能人们放手发展,北川出台《返乡下乡创业25条措施》,从办理相关证照、优先落实土地指标、创业担保贷款等多方面给予创业者实实在在的支持。   经过一年时间的打造,山岔沟风景区的观景平台、临时栈道、接待中心已经建成投用。“家乡变景区”的梦想在一步步实现的同时,当地村民也找到了新的增收门路。“我现在在景区帮助修便道,每天可以挣120元。等景区建成投用,我就在家门口卖点土特产挣钱,不再去外地打工了。”说起开发风景区带来的好处,坝底乡马坪村村民唐守明感受真切。   在“煤改气”“煤改电”唱主角的农村清洁取暖大潮中,阳信县2017年开始探索农村生物质清洁取暖之路。今年,阳信又新推广了生物质炉具20672户,使用生物质取暖的农户达到近4.7万户。加上2017年实施“煤改气”“煤改电”的1.3万户,阳信半数农户今冬取暖不烧煤。3年的探索,阳信试出了哪些经验,还面临哪些问题?日前,记者在阳信进行了调查。   三种方式都试了   推着“户炉”不弃“锅炉”   10月17日,位于阳信经济开发区的阳信县利民生物质能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利民公司”)一派忙碌。小山般的柴火堆旁机器轰鸣,干树枝、废木头被粉碎、烘干后挤压成型,做成烟头般粗细、大小的生物质颗粒。厂院里小货车进进出出,忙着送货下乡。   金阳街道范家村村委会主任高丙海等3人到利民公司“看料”、试烧。高丙海说,范家村是去年换的生物质炉具。“炉子好烧,干净、暖和,还省钱。”他说,村民今年早早交齐了料钱,试烧没问题,就把料分下去。   高丙海说,炉具政府补贴2000元,一般炉子不用花钱。颗粒政府一吨补贴600元,一户一冬限2吨;村民一吨出500元。去年,全村80多户人家,没有烧超过2吨的,一冬1000元够烧了。   河流镇红庙村正在家家户户装炉子。45岁的村民刘建坡带记者来到他父母家。带料箱、带电泵的水暖炉装在堂屋里,堂屋、卧室各装了1组暖气片。刘建坡说,炉子选的“基本款”,2400元,政府补贴2000元。装暖气花了1600元,政府补贴400元。这下2个房间都暖和了。他说,以往烧煤需要1600元-1700元。   利民公司总经理于淼波介绍,像高家、刘家这样用“生物质燃料+专用炉具”的“分散式”生物质取暖,阳信县2017年改造了1000多户,2018年推广18771户,今年推广了20672户。与往年多用“干烧炉”不同,今年70%以上农户装的是刘家这样带暖气片的“水暖炉”。   在河流镇张古风村,主街上的锅炉房和架在半空的黑色暖气管子格外显眼。70岁村民黄玉芝的“一面青”土房里,卧室装了1组暖气片,堂屋装了2组。她说,去年通了暖气,屋里夜里也有19℃,土炕没点过,苫被子收起来了,在家穿毛衣就行。暖气费第1组交600元,第2组以上每组加200元,她交1000元。而以前烧煤,一冬要烧1500元。   像张古风村这种用“生物质燃料+锅炉机组”的“分布式”生物质供热,在阳信有23个村、3550户。   还有一种生物质热电联产集中供热。位于温店镇的金缘生物热电有限公司,用生产糠醛和木糖的玉米芯残渣发电,去年新上了一台锅炉,有了余力,向温店镇的14个村、2713户农家供暖。   算经济账,烧锅炉似乎“不合算”。河流镇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张古风村的锅炉房,2台锅炉(非极寒天气一用一备)投资105万元,管网投资300多万元,供着2个村、300多户人家。去年一冬,连工带料加锅炉折旧,运行成本约100万元。而暖气费收入不到40万元,政府补贴(每户按2吨颗粒,补贴1200元)30多万元,运行资金缺口约1/3。“主要是烧得不专业、管理粗放。不管天冷天热,不停地烧,存在浪费。”上述工作人员分析。   据了解,这种支大于收的情况在“分布式”供暖的23个村中普遍存在。眼下,利民公司正按县里安排,对23个村的分布式锅炉及管网、金缘公司供热管网进行收购、接管,委托专业机构运营,力争保本。   今年阳信新推广的20672户,全部推的是“分散式”。阳信县生物质清洁取暖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傅志鹏说,这并不等于放弃推广“分布式”。锅炉排放更可控,而且调研发现,农民对集中供热非常期盼。他说,阳信正在与专家论证“生物质裂解技术”,利用锅炉闲时生产生物质炭,增收补支。这条路若能走通,“分布式”该推还要推。   收储体系见雏形   多设网点遇到用地难 从一家制鞋厂的打工仔,到产值2800多万元的老板,他就是贵州恒鑫源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钟安辉。 1999年,初中还没毕业的钟安辉随着家中的叔叔一起迈出了家门,加入了到福建晋江打工赚钱的外出务工大队伍中。打工的日子是艰辛的,钟安辉锐咬着牙吃苦耐劳,凭着聪明好学,每天学一点,渐渐地便掌握了全套制鞋技术。钟安辉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还利用空余时间,不断给自己充电,提高理论水平和技术技能。凭着踏实肯干,他从员工一直做到了公司高管。有了一定积蓄的钟安辉,开始承包制鞋业务,生意越做越大。 “当时趁着企业内迁的机会,在河北搞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制鞋厂……”谈起外出打工的艰辛,钟安辉唏嘘不已,终究是背井离乡,家中还有父母亲,每年过春节回来看望父母的时候,都想着要回家开个厂。灵光闪现,钟安辉因“返乡创业”这个念头而激动。“在外打拼的岁月,每天都想念家乡的一草一木,念家的那颗心一直都不安分,家里的老人也需要照顾。” 钟安辉的想法很朴实也很实在。2017年7月,他毅然带着技术和资金回到桐梓县。 “通过了解县里面对返乡创业人员的一些优惠政策,我选择在经开区返乡创业示范点开办公司,专门生产鞋底……”据钟安辉介绍,他公司生产的运动鞋底全部出口。 “我在这里上班勤快点的话,至少每个月能有3000块钱的收入……”在钟安辉的贵州恒鑫源实业有限公司,从黄莲乡大路井村搬迁到花园移民新村的朱金秀正在有条不紊地给鞋底进行刷胶。她喜滋滋地说,在这里上班很近,还能照顾家里的老人和孩子。 “以前在坡渡老家干农活,一年下来也就几千元……”杨勤是公司的一名老员工了,每个月下来有近3000余元的收入,在搬迁到蟠龙社区后,经过社区干部的协调,他到恒鑫源公司上班。“我这个活路很轻松,就是用机器给鞋底进行压胶,真没想到在家门口也能打工挣钱了……” “我们公司有工人 157人,贫困户42人……”钟安辉说,2018年,公司共生产运动鞋底350万双,拖鞋、凉鞋8万多双,产值2800多万元。“我们公司全部是订单生产,远销欧美,近点的就销往韩国和日本……” “2019年,公司将新增租用5800平方米,扩大公司的生产规模,增加中底EVA注塑机一台,TPL大底圆盘机一台,能解决更多的贫困户及周边群众的就业。”谈及公司下一步发展,钟安辉打开了话匣子,他还打算新成立“贵州鸿益鞋业有限公司”,专门搞运动鞋一条龙生产企业,到时将预计生产(运动鞋与TPL)大底500多万双,拖鞋、凉鞋10万多双,运动成型90多万双,外贸出口150多万美元。 “我还计划在燎原镇煤化工旁边建成35亩地的规范、完整、配套、优质厂房,力争2020年初,一条龙生产进驻新厂区。”钟安辉充满信心地说。(蒋隆荣 王 丹 影) (责编:陈晶晶、陈康清)   前段时间,微博上一段视频火了。大热天儿,一位女子独自推着儿童车走在高速路上。   民警问及原因,那位女子称过路费不够了,丈夫让她联系岳父岳母打钱,她不同意,丈夫就赌气抛下她和一岁多的儿子开车离开了。   直到第二天,丈夫收到岳父的400元转账后才过去接她们。   这则新闻让人哭笑不得,没想到夫妻二人会因为几百块争得面红耳赤,丈夫会因为区区400元过路费做出“抛妻弃子”的举动,更没想到明明已经组建新家庭,还要赖着脸皮问岳父岳母要钱……   当然,这个视频背后也透露了一个残酷的真相——婚姻中缺钱会产生很多矛盾。夫妻哪怕感情再深,也不得不向现实的一地鸡毛低头。   曾有英国网站通过测试结果得出:平均每对夫妻,每年会因为“钱”争吵39次。   在外面买菜买贵了,给亲戚送礼送多了,孩子报辅导班钱不够了……   这些因钱引发的争吵,会在潜移默化中撕裂夫妻的感情,直至到达一个爆发的临界点,让感情分崩离析。   婚姻就像盖房子,没有良好的物质基础,便难以稳固。   记得在一期婚恋节目中,女嘉宾很漂亮。但是她家境远没有男方好,挣钱也很少,之后干脆待业在家。   结婚两年多,生娃、带娃、洗衣服、做家务,平时买个包都要被丈夫说几句,还要承受婆婆的冷眼。   最令她崩溃的是,当婆婆数落她时,丈夫从不为她辩解,甚至还跟着婆婆一起念叨她的不是。   她实在受不了了,拉着丈夫上节目,想寻找和解的办法。   结果丈夫全程板着脸和她“对质”,不留一丝情面。最后还来一句“你自己不挣钱,还不都是我在养着你”。   那一刻,女嘉宾的眼泪夺眶而出。作为观众,都能深深感觉到舞台上那个女嘉宾的难堪与脆弱。   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都和那位女嘉宾一样,因为对方一句承诺就选择了安逸,却没想到如果不努力挣钱,连站在你爱的人身边的底气都没有。   著名的经济学家Dan Ariely曾做过一个有趣的婚姻配对实验。   在这个实验中,工作人员找到100名志愿者,男女各半,每个人背后都贴上一个1到100的数字,代表他们的价值。   接下来让这100人自行寻找一位异性配对,两人加起来总和越大,得到的奖金就越高。   比如80号和81号配对的话,他们一共能获得1610美元奖金,而1号与2号女生的话,只能得到30美元的奖金。   如此一来,大家为了利益最大化,都拼命去讨好数值大的人。   数值在90以上的,都如“众星捧月”一般,只要在努力求合的人中挑选自己喜欢的就可以。   相对应的那些10以下的人,没有人会主动找他们,即使他们“主动出击”,别人也是高高在上的姿态。   最后10以下的人要么和另一个10以下的人配对,抱团取暖;要么和数值稍高的人组合,但要以奖金“三七分”甚至“二八分”作为代价。   其实婚姻就如同这场配对测试,所有命运的馈赠,早就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当你自身价值越高的时候,你才有资格收获更多的尊重和善意。   努力赚钱吧,金钱未必会让你遇到爱情,但至少会让你在爱情里拥有绝对的体面。   不过度依赖,不盲目讨好,有目标可奋斗,也有能力养活自己,这才是一个女人最高级的活法。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里有句台词:   没有任何人会成为你以为的、今生今世的避风港,只有你自己,才是自己最后的庇护所。   剧中的罗子君,起初也沦陷在丈夫“会养你一辈子”的誓言里,心安理得地当阔太太。等到得知丈夫出轨,她才幡然醒悟。然后回归职场,展露锋芒,一步步走出婚姻的阴霾。   在婚姻里,一时的苦不可怕,一辈子的苦才可怕。   有时候,钱是底气,是尊严,是自由,当你有了足够的经济支撑,才会有勇气告别错的人,潇洒转身。   好的婚姻,总是势均力敌的,如果你本身资质不够好,还不去努力奋斗,那你遇到的也只能是所谓的“差不多”的人。   即使足够幸运,你嫁给了一个“好很多”的人,如果你不向上攀爬,努力去够那个高度,你们之间的落差感也会让你跌入万丈深渊。   无论何时何地,自身的努力,永远比依靠他人来得踏实。   当你有钱了,买自己喜欢的包包再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   家人喜欢什么,你都可以毫不犹豫地买给他们;   心情好了,随时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心情不好了,不用再偷偷窝在小小的卫生间里哭泣,而是可以坐在汽车里哭、住宅里哭、度假酒店里哭;   ……   当你熬过了挣钱的苦,你也拥有了更多人生选择的权利。   正如毛姆曾在《人性的枷锁》中所说的:   人追求的当然不只是财富,但必须要有足以维持尊严的生活,使自己能够不受阻挠地工作,能够慷慨,能够爽朗,能够独立。   愿我们都能成为那个慷慨、爽朗、独立的自己,吃得了挣钱的苦,也能熬得到婚姻的甜。   所以,女人们,我们还是努力赚钱吧!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