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米兼职」B站加入内容争夺战,用流量跟抖音、快手抢达人

时间:2020-07-01作者:手机兼职分类:兼职赚钱浏览:2评论:0
  不仅是快手、抖音之间互相抢有原创能力的红人,就连一贯圈地自萌的B站也加入了战局,开始用流量吸引抖音、快手、微博上的KOL。   近日,36氪从一家短视频MCN处获得B站“时尚星计划”的招募启事,核心思想只有一个,B站在喊话:“其他码头,尤其是快手抖音上有名头的英雄,赶紧来我这!”   该活动计划投放20亿专项流量,针对的人群主要有两个,根据B站2019年Q2财报数据,截至2019年6月30日,其月活跃用户量达1.104亿,日均视频播放量达到5.9亿次。   新一批时尚UP主一定会为B站带来新一波粉丝,如今的B站,早已从二次元内容社区发展成为一个涵盖众多领域的全谱在线娱乐世界。   引入其他平台的KOL是B站上市之后加快商业化,扩大用户基数的又一个尝试,目的在于丰富其内容维度。   之前,为了扩充内容,B站先是正本清源,采购版权,下架非正版影视作品,再是参与内容的联合出品和制作,比如本季度上线了《宠物医院》《非正式会谈》等节目,在6月举办的十周年活动中,B站还宣布改编自刘慈欣原著小说《三体》的动画项目启动。“时尚星计划”只是它引入其他领域KOL的另一个举措。   但随着内容的扩容,B站也许会跟快手、抖音越来越像。   高粘性社区一直是其引以为傲的地方,通过扩大内容的调性,吸引的新用户早已不能单单用“二次元”相连,“出圈”固然可以集结兴趣不同的观众,但这种情形并不多见,短期内新客的大量涌入势必会削弱原有的社区联系。   原本小众的平台逐渐承载起不同调性的内容,是旧有形象的不断颠覆,也是B站寻求盈利的必经之路。   一直以来,B站的痛点在于营收不断增长,但“不赚钱”。2019年Q2财报显示,B站本季度总营收达15.4亿元,同比增长50%。净亏损为3.15亿元,同比增长348%,创下上市以来最大单季度亏损记录。   游戏是B站的主要收入来源。但游戏行业一枝独秀不能保证总体盈利,扩展其他的利润点是生存需要。B站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包括视频、直播、游戏、电商平台、音频、专栏、相簿,其中内容付费收入从未被忽视。   根据B站公布的最新财务报告,非游戏业务收入占比上升至40%,收入同比增加162%。其中,二季度,B站直播和增值服务业务收入达3.3亿元,同比增长175%。月均付费用户数同比增长超一倍达630万。   依靠优质、多元化的内容吸引更多的付费用户本就是完善收入结构的关键一步。像抖音和快手那样,把流量和补贴砸向内容创作者是B站在竞争中的必由之路。至于叫他们达人还是UP主,都不是问题的本质。   据日本news-postseven新闻网17日报道,起源于中国台湾的珍珠奶茶在日本掀起热潮——不仅走在繁华街道上的年轻人手中抱着珍珠奶茶喝,就连黑帮都做起了奶茶的生意,还卖的风生水起。   报道称,在东京JR山手线的某站附近,开着一家由黑帮成员经营的珍珠奶茶店。报道称,很难有人将这家装修时髦、店员亲切的奶茶店与日本黑帮联系在一起。更何况,人们也实在难以想象那些在社交媒体上拍着照片,享受着美味的“珍珠奶茶女子”的钱,最终却会流入到黑帮里。   news-postseven的记者不禁发问,难道奶茶里那一粒一粒的“黑色珍珠”,实际上是“黑帮”的暗喻吗?   对此,奶茶店的经营者——一名黑帮成员做出了解释。他表示,这家店是他的职业生涯中全新的一步。起初,同是黑帮的熟人为他提供了资金,因此他决定开一家珍珠奶茶店。黑色的珍珠完全没有任何的暗喻,只是因为黑色的“珍珠”很受年轻人的欢迎,才将其做成黑色。   “没什么买卖比这个更好了,”在被询问为何选择开珍珠奶茶店时,这名黑帮成员这样回答,“不需要什么特殊技术,也不需要太多开业成本。店铺5平米左右就足够了。因为不需要特别的烹饪技术,所以两个人就能开店。包括房租和改装费,启动资金只需要200万日元(约12.7万人民币)左右。”   据报道,这家奶茶店每个月约能有80万~100万日元左右(约5万—6万人民币)的利润。   报道称,提起黑帮的生意,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非法的行为,例如、在网络上聚众赌博、非法销售DVD、开办非法的风俗店、在繁华街道的店面打劫等等。但是,这样的“灰色生意”并不是黑帮全部的营生活动。事实上,对于日本黑帮来说,开珍珠奶茶店也不算是什么奇怪的生意。   news-postseven新闻网说,在现今的日本,不论黑帮头目还是成员都会以个人事业为主,他们会从各种工作渠道中挣钱。山口组第三代组长田冈一雄也经常提醒成员们要“多干点正事”。   尽管如此,“黑帮卖珍珠奶茶为生”的消息还是登上日本推特的热搜榜,网友们纷纷对黑帮的工作好奇了起来。   有的网友则称黑帮对日本社会做出了贡献,比啃老族强多了。↓   @atms1612:这难道不算是好的社会贡献吗?   @黑い箱:在现今社会,黑帮比啃老族更能干。 值班主任:颜甲 来自浙江仙居的吴某,之前在江苏海门一家纹身店做纹身师。去年上半年在一次纹身的时候,结识了来自徐州的孔某、冯某以及来自四川的李某,几人都只有二十几岁。他们聊着聊着发现了一条“生财路”,就是从外地带些姑娘到海门的KTV去工作,从中赚取介绍费。 把姑娘带来后,吴某等人又逼迫姑娘们交所谓的“介绍费”。先后将她们赚来的五万多元据为己有,平常每天只给她们几十块钱的生活费。据海门市人民法院法官介绍,这些姑娘的住宿和吃饭都是统一安排,吴某等人不允许她们随便外出离开;如果有人想反抗,就会遭受打骂恐吓。 由于长期的约束,胁迫,其中两位姑娘逃离了住所。但没过多久又被吴某等人找到,而这之后两位姑娘遭遇了人身侮辱。“把她们强行带到纹身店,拿出砍刀吓唬她们,吓得小姑娘跪地求饶。冯某想着吴某是纹身师,就想学一学,拿两位姑娘练习,给姑娘们纹了太阳的图案和仙人掌的图案。” 去年十月份,KTV工作人员无意间看到姑娘们被人强行带走,便报了警,这才将姑娘们解救出来。 近日,海门市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吴某、孔某、冯某、李某因犯寻衅滋事罪、强制侮辱罪等数罪并罚,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以及有期徒刑六年,并分别处罚金六万五千元、六万元、四万七千元和一万元。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